溯镶阿溯_大夫√

TF酸碱中和 负负得正 0(序)

AU宇宙,机体,混合SG,IDW。
救护车中心,cp大概是双救,all救all,其余的就写到哪里算哪里了√
逗比文风注意!!而且每篇都很短。(求别拍)
Ps:因为是语c出来的脑洞,所以这些TF会带有群里机子们的性格特点。
最后,这儿一个拖延症没药救orz文渣文炸文渣,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关于AU宇宙:当那件事发生了以后,就跟MTMTE完全偏差了,以及,大概就是有些剧情的日常。

序•一切的开始其实都怪这个小飞机

几乎没有TF知道那架太空桥,能通向哪里。

按照那个中二没救了的大法官所说的推论,应该是通向那赛博坦骑士所在的地方。而刹车也验证了这一点,并且很荣幸的跟那里的高智商们交谈了一番。

只可惜……这话只对了一半,而早该回归火种源的药师则有幸成了见证人。真是可喜可贺,让我们给砝码点根蜡烛。

所以当药师正满油箱疑惑的思考自己为何没能去见普神时,这个完全镜面的世界就这么简单粗暴的把风衣…哦不对,是疯医吓正常了。

……

原因呢?

……

当然是因为这小飞机的机品太差了。刚看到自己世界的老大夫拉得老长的脸,转光镜就瞅着一个跟那TF形象差不太多的同名医官。前提是得无视这医官脸上的能量液…和一脸的病娇笑容。

你说有时候“倒霉倒的是一连串的”这话没错吧?先是被爆头了,再莫名其妙的复活。而且随便一个TF,就算反差很大都没关系,比如说一股子威总的擎帝,出现在可怜的砝码面前我们都能相信,小飞机都是能勉强接受的……可为什么偏偏是救护车!

默默想着还是自己世界的救护车合自己口味,药师终于是一面甲绝望的关闭了光学镜头。

这他炉渣的什么地方!还有那边那个笑的开芯的医官!(姑且就把idw救当作大夫,sg救当作医官)把手里的手术刀放下好吗?!我没病!

以上是面对这种情况,这个昏暗的布满能量液的医疗室,姑且还能算手术台的器械。小飞机在内芯的悲愤呐喊……可惜不能真的喊出来。于是场面变的有些沉默,意外的和谐。

想想看,手术台上躺着一个TF。手术台旁,另一个TF举着手术刀,脸上挂着如释重负的微笑……简直不能再美满了。

但是,别忘了还有一个但是,怒刷存在感的能量液要不要这么毁画面!

“先问你几个问题…”顶着天使笑容的TF首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可是别忘了——这个被称作医官的机体,事实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审讯官。对于医术来说…还是等他芯情好的时候再说吧。

“那么…名字?”事实上医官已经将这个三色TF的身份猜了个大概。毕竟曾经有一个叫飞过山的TF来过他们的宇宙。而且现在,空间穿越已经不成问题了,一帮无聊的小病机们已经亲自证实了这个。最重要的,这个三色机体和医疗站里的一架黑色小飞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所以这个问题,这么说吧,完全就是个过场。

在又一阵沉默后,面对那冲着机翼的手术刀,砝码终于是被迫无奈闷闷的说了几个字“……药师,以及,我知道你是救护车。这涂装可真磕碜…好吧当我没说。”说到这里,砝码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来,毕竟他还不想这么早就丢掉那翅膀。

“果然,说说你从哪来?…关于涂装的问题我们可以以后 好 好 讨 论。”

“……”

“真的不打算说话吗?”

“……”

这个医官,不要再逼他了好吗!没看到这小飞机快冒清洗液了吗…咳,划掉。没看到即使你问他,他也说不出来吗!

评论
热度(13)

© 溯镶阿溯_大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