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镶阿溯_大夫√

药师-emotion

药师中心 有些救药救和塔药
刀子 意识流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救护车!求求你…!"

失去双手的三色飞机根本没想过救护车会救他,在他濒临坠落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事实上,救护车也没去救他,这个老医官就这么看着他被白色剑客砍掉双手,然后坠落。

他只是……条件反射,叫了那个老炉渣的名字,而已。这没什么,任何有生命的东西在濒临死亡的时候都会求救的,很正常。

药师关闭光镜,强制性的把自己从之前的可以说是噩梦一样的东西中拉开。比起这个,更大的恐惧感侵袭了这个机体。

不会有TF来救他的。温度过低,没有能量补充,双臂的断点也无法维修。被病毒侵染后的红色能量液铺洒在雪地里,像一条路。

但他还不能死,那个红白机还欠着他一笔账。断口处的能量液混着冰碴——而这无关紧要,药师已经无法感受到疼痛了,仅仅只有芯里的痛苦像是要淹没他一样。救护车的脸和塔恩的逐渐重合,不断地,不断地,朝他说着什么。

"你不配做一个医生。"

"过来吧,我的小鸟,我的大夫…来数数你攒了多少个齿轮?"

"药师,把它给我。"

"你没能给我我想要的,说说你想怎么办?嗯?用你美丽的机体作交换吗?"

不…小飞机呓语着…停下,想点别的什么,至少在回归火种源之前。让我想点别的,让我再享受一下被爱过的感觉,哪怕那不是真的。

没有预想中那么难,也许是因为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人的缘故。他颤抖着缩了缩机体,像是要拥抱什么。

要知道,以前的以前,那时候还在医学院。药师曾经掉下去一次。

没错,掉下去。

那天正好是新学期,满怀对新开始的希望的小飞机就这么走进校园。迎来了他生命中第一场不公正对待——看不起新生的炉渣们群殴了药师,把他从房顶扔了下去。事实上药师猖狂的态度也不怎么招TF喜欢。

作为一个飞行载具,对于坠落,他是不怎么怕的。只是和地面的撞击不怎么好受。

他记得当他再次打开光镜时,一只红色的手掌就这么闯进视野。

"你还好吗?"

"一般般,只不过被一群蠢货扔下来了而已。"

药师曾经抓住那只手站了起来,被那只手的主人——救护车护送进了医疗室。

他想那是这份感情的开始。

有些自嘲一般的,药师抬头看看天空,那些曾经的美好就这么闯进了他的CPU。牵手。拥抱。吻。爱。

真可悲。

再也回不去了。

难道我还能去爱吗?

算了吧。

评论(3)
热度(27)

© 溯镶阿溯_大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