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镶阿溯_大夫√

语c宣传 塞伯坦大宅门(大宅院)

#群三宣#塞伯坦大宅门(大宅院)

你是否还在宇宙徘徊
徘徊于彼岸的星河
你是否还在流浪
流浪在远方的战场

你是否会忘记
在战争的废墟中你独立得彷徨
你是否还记得
最初的最初你看到的天空澄净。

回来吧
徘徊你的彷徨的你流浪在远方的你
.
.
.
OK,上面的打住,别文艺了,看好了我们要正经【神经】的群宣。
So,对面的那个,就是你,看过来的那个,我们这儿什么都收哟,硅基、碳基、各种神奇物品。别不好意思,既然看了就进来坐坐,最近这大宅院里都冷冷清清的我们这些百无聊赖的机们稍稍有点孤独呢。

啊。什么?怕门槛高进不来?哈哈哈,我们这儿的门槛你爬着都能过,但是你真要用爬的还是会磕到下巴的,磕到下巴医疗室欢迎你。哟,医官、大夫、感教授,...

药救药-always

ooc没救了 这个大夫发不出纯刀子半虐不虐的orz
来一发糖刀子
其实算糖了 发到最后你都不知道在发什么的你够了!
写起来是比较有感觉的,不知道读起来会怎样

Ps:……我发完马上就去睡别拍我!【躺平】

那么开始吧

死亡,熄灭火种,回归火种源。

这是所有TF公认的,唯一的终点。

在结束那一段漫长的乏味的旅程后,药师以为他能和那些可怜TF一样——最终是享受到那一片平静。

可惜没有。其实也不能说是没有,除了他还要被迫围观那个TF的生活以外,真的没什么了。药师抬起手,像是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双手呈现出透明的视感,无法接触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任何物品——对了,还除了那个TF。

救护车。

如果药师愿意,那么...

药师-emotion

药师中心 有些救药救和塔药
刀子 意识流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救护车!求求你…!"

失去双手的三色飞机根本没想过救护车会救他,在他濒临坠落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事实上,救护车也没去救他,这个老医官就这么看着他被白色剑客砍掉双手,然后坠落。

他只是……条件反射,叫了那个老炉渣的名字,而已。这没什么,任何有生命的东西在濒临死亡的时候都会求救的,很正常。

药师关闭光镜,强制性的把自己从之前的可以说是噩梦一样的东西中拉开。比起这个,更大的恐惧感侵袭了这个机体。

不会有TF来救他的。温度过低,没有能量补充,双臂的断点也无法维修。被病毒侵染后的红色能量液铺洒在雪地里,像一条路。

但他还不...

TF酸碱中和 负负得正 0(序)

AU宇宙,机体,混合SG,IDW。
救护车中心,cp大概是双救,all救all,其余的就写到哪里算哪里了√
逗比文风注意!!而且每篇都很短。(求别拍)
Ps:因为是语c出来的脑洞,所以这些TF会带有群里机子们的性格特点。
最后,这儿一个拖延症没药救orz文渣文炸文渣,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关于AU宇宙:当那件事发生了以后,就跟MTMTE完全偏差了,以及,大概就是有些剧情的日常。

序•一切的开始其实都怪这个小飞机

几乎没有TF知道那架太空桥,能通向哪里。

按照那个中二没救了的大法官所说的推论,应该是通向那赛博坦骑士所在的地方。而刹车也验证了这一点,并且很荣幸的跟那里的高智商们交谈了一番。

只可惜……这话只对了...

© 溯镶阿溯_大夫√ | Powered by LOFTER